首页 »

【舆论+】小偷被追死,板子该打谁

2019/10/10 1:58:36

【舆论+】小偷被追死,板子该打谁

 

1

 

考大家一道法律题——

 

一日凌晨,蓝某正在家中睡觉,后突然感觉外面有小偷偷家禽。蓝某便起身追出门外,小偷发现失主出来便往外面的马路上逃跑。蓝某穷追不舍,当时正下着雨,路面比较滑。蓝某追了一段路后伸手抓住小偷的衣袖,小偷用力甩手后挣脱掉,由于身体失去平衡却摔倒在地,致颅脑损伤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 

问题来了,小偷死了,蓝某有没有责任呢?

 

最先爆出此事的《厦门日报》率先宣布了“答案”:“检察机关认为,黄某华(此处后核实为蓝某)应当预见到雨天路滑追赶小偷并拉扯可能造成摔倒受伤的结果,其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。”

 

“应当预见”的措辞,立刻引起了舆论场的轩然大波。新华社不久出面辟谣:“这起案件目前还在审查起诉阶段,尚未对该男子提起公诉。”

 

回看《厦门日报》的原标题“漳州男子猛追小偷致其身亡 涉嫌过失致死被起诉”,“被起诉”与“审查起诉”看起来很像,实则差别很大。

 

@检察官阿明 忍不住普起法来:“这个案子,可以看出检察机关还在审查起诉。案件在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,认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,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检察机关审查后,认为案件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,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才会向法院提起公诉,不构成犯罪的会做出不起诉。此案还在审查期间,有关媒体要学点法律,不要误导大众。”

 

也就是说,审查起诉不符合标准的,不认为是犯罪的,就不提起公诉,或者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,还会退回补充侦查。而提起公诉,指的是对犯罪有诉追权的国家机关,依照侦查所搜集的证据,确认被告人犯有罪行,代表国家提请法院对被告人进行审判的一种诉讼行为。

 

所以,真实的情况是,侦查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蓝某(追贼人,现取保候审中)移送县检察院审查起诉中,检察院尚未批复起诉请求。

 

一切尚无定论,如此误导,到底是谁的问题?在质疑媒体的同时,有人在原稿中发现了通讯员的身影,经过网络搜索,发现其中一名杨姓通讯员正是漳浦县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。这就奇怪了,这篇大肆传播引发舆情的稿件,到底是记者业务能力不行,还是这位通讯员不了解情况呢?

 

 

 

2

 

抛开这种误导,此事倒是引起了网友们激烈的讨论。根据新浪调查显示,有89.3%的网友不赞成起诉,压倒性的舆论支持该男子初衷是维护自身权益,应受到保护。

 

像@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这样开玩笑的人很多,网上还出现了《抓小偷风险防控手册》,但其中难免有一丝苦涩的意味:“按照这个逻辑,应该目送小偷离去,下雨天路滑,最好再给小偷叫辆专车,车到了打着伞送小偷上车,还得叮嘱司机雨天慢行。万一淋病了岂不是极不好的么?”

 

也有经常见义勇为的@樊建川 为以后担忧:“小偷进了屋:有人不敢吭声,让小偷姿意妄行,只求自保;有人咳嗽几声,吼叫几声,将小偷吓走,这算可以的了;有人敢于追小偷抓小偷,这就是勇敢的了,这就是见义勇为的人了。有人说,他自己被偷,他出来追不算见义勇为。我不同意,冒着危险匡扶正义,就是见义勇为,就是为民除害。否则,社会必然沉沦。”

 

甚至有如@法医秦明 者,不惮猜测当地机关“甩锅”的意图:“为了死者家属不上访,就生拉硬拽地靠法条。确实没人访你了,但你破坏了社会的公序良俗。希望法庭可以公正判决。执法人员心中应有正能量,而不是只想和稀泥。”

 

“在司法领域,一句颠扑不破的真理是: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非逻辑。司法一旦脱离多数人的生活常识,就可能会造成普遍性的恐慌和混乱。”邓学平律师在《新京报》撰文分析道,“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第八十二条明文规定,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,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机关、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处理。而‘扭送’几乎必然涵盖了‘追赶’和‘拉扯’。在实体法层面,我国刑法也设置了‘紧急避险’、‘正当防卫’等制度,只要是合理限度内的私力救济行为,对其所导致的损害结果都免于追究刑责。”

 

到底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?警界大V@段郎说事 说出了自己的分析:“众所周知,防卫过当是指防卫行为明显超出了必要限度,比如,在这起案件中,如果小偷当时就束手就擒,黄某仍施以暴力乃至置其死亡,肯定得负法律责任,至少从这则报道的情况看,这起案件里黄某的行为并没有如此,所以,我认为,该案应属一起意外事件。”

 

也有观点认为,看似是蓝某的行为让小偷致死,其实小偷才是杀死自己的凶手。中国江西网如是说:“从表面上来看,导致小偷死亡的主要因素是,业主去追小偷了,而实际上导致他死亡的是他自己的行为。如果,小偷不去偷东西,业主就不会对小偷死缠烂打。也就不会有了这起悲剧了。延伸了来说,如果小偷不去偷东西,就没有业主的穷追猛打,没有了业主的穷追猛打,何来小偷的死亡?有错的其实不是穷追猛打的业主,而是嚣张任性的小偷。”

 

3

 

然而,任何一边倒的舆情事件,也不会缺少不同的声音。

 

“‘追小偷致死’被起诉冤不冤?”斟酌生命的代价,《新快报》即有此问:“虽然从情理上来说,追小偷是见义用为的行为,但见义勇为也有边界。如果小偷死亡与追赶和拉扯之间存在因果关系,那么当事人的确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现实中,很多人都为追小偷致死获罪鸣冤,无非认为小偷逃跑摔死罪有应得,过失致人死亡罪等于在保护犯罪嫌疑人。然而,理性地看,相对于失主被偷的钱物,被追失去的生命是不是代价太大?再假设,如果没有对犯罪嫌疑人生命权的基本保护,又会不会导致犯罪行为被侵害人以暴制暴,出现私刑泄愤的局面?倘若如此,恐怕会加剧社会犯罪的暴力程度,形成恶性循环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”

 

“你怎么知道没有些隐情?”看起来脑洞很大的知乎网友“Bloflovesky Noam”则描述了另一种可能:“按照现在的案情描述,网友倾向于支持被告。文章的行文内容可能故意或非故意隐瞒了什么内容。如果稍微加一点案情隐情描述,就能把大部分人推向支持小偷你信不信?比如,被告很可能是练过柔道的,他的“拉拉扯扯”可跟普通人的拉拉扯扯不是一个概念。比如,被告已然追回失物,继续追是为了打击报复,还边追边喊过‘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’。可能性超级多。所以当法院审判很难。你只是觉得被告占理,但不敢确认被告一定占理。检察院也一样,所以不敢下定论,扔给法院。”

 

“在微博看到这条新闻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,又要有无数人大骂社会不公,法律不义了。”知乎网友“撕一只碎”更是觉得不该把媒体的案件描述当事实:“雨夜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要大量取证去证明的,而不是听着当事人一方描述就定案了。作为局外人去看他们发生过什么,凭什么认为一定没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过失才导致对方的死亡。虽然对方是小偷,但这也是一条人命。”

 

舆情纷纷扰扰,案情扑朔迷离。蓝某的结局如何,全社会都在关注。毕竟,追小偷的不只他一个。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(编辑邮箱:rock.roll@16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