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“史上最难春运”,“史上最难抢票年”?到底是谁在造谣

2019/8/14 6:20:22

“史上最难春运”,“史上最难抢票年”?到底是谁在造谣

距离2017年春节越来越近了,一年一度的春运也即将拉开帷幕。按照计划,今年春运将从2017年1月13日起至2月21日止,共计40天。由于今年春节比往年稍早,全国预计发送旅客继续增长,铁路总公司也在车票预售期等方面进行了调整,由此,一些社会企业在自己的一些调查基础上,发布春运预测报告,宣称今年将可能成为“史上最难春运”、“史上最难抢票年”,增加无数关心春运人们的恐慌情绪。然而,事实的真相,果真如此吗?

 


五大立论基础存疑

 

先来看看这份某互联网公司春运预测报告的推测依据。

 

得出今年将成为“世上最难春运”的报告,主要依据有几点:第一、今年铁路交通发送旅客量将再创新高,预计达到3.56亿人次,同比增长9.7%,铁路交通在春运中承载客流的占比仍在持续提高,因此将加剧春运抢票难度;第二、近五年最早春运,造成学生、民工、白领返乡流叠加,会造成集中抢票高峰;第三、出发省份集中北上广浙,部分省份将一票难求;第四,预售期缩短为30天,或增加抢票难度;第五、冬天雨雪冰冻雾霾等恶劣天气也将导致增大铁路负荷,使抢票难度增加……

 

每年一度的春运,因其规模备受关注,更关乎着数十亿归家心切游子们的切身利益,所以,每年至此有关春运的新闻,总会成为社会焦点,但2017年的春运真是“史上最难”吗?且不说这些模糊的量化数据是否靠谱,这份报告中的原因是否站得住脚?

 


需求、运能需统一考量

 

被这家互联网公司放在第一条的原因,就在于今年铁路交通发送旅客量将再创新高的预测。按铁路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.56亿人次,同比增加3156万人次,增长9.7%,这也成为最直接加剧普通消费者担忧抢票问题的理由。

 

然而,按铁路总公司之前的统计显示,2016年截至10月底,我国已有郑徐高铁等22个项目投产运营,投产总里程1209.9公里,预计年底还将有35个项目陆续投产,投产里程2000多公里,仅从新建线路的效果衡量,就可以使我国2017年春运铁路客运能力同比增长7.5%。

 

如果这个数字看上去还小于9.7%的增长量,那么将时间拉到更长看,我国高铁近年来的建设成就全球瞩目,“十一五”期间,我国铁路投产新里程年均增长率达35.42%,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国铁路新建投产3.05万公里,较“十一五”增长109%,是历史上投资完成和投产新线最多的五年。目前,全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1.9万公里,位居世界第一,占世界高铁总里程的60%以上。

 

数据的对比最有说服力,简单查询过往春运新闻就可以看出,近几年来铁路春运旅客发送量,每年都在增长,从铁路发展增速看,我国铁路的建设正在逐渐满足春运旅客出行的需求。从需求与运能的增速对比看,过往的春运难理应是逐渐缓解,而非“史上最难”。

 

单单强调需求,忽视了铁路运能、运力的增长,不仅会得出错误的结论,更会认为造成恐慌。

 


北上广“一票难求”也在缓解

 

其它原因更站不住脚。

 

学生、外来务工者、白领几乎年年都是春运的主力军,而春节无论早晚,按常规学生寒假总会提前,外来务工者也会根据春节假期提前筹备回家问题,更重要的是,每年春运之前,学生、外来务工者的团体订票都会提前完成,诸如铁路上海站近两年来还在不断优化提前团体订票的方式、门槛。也就是说,一般学生、外来务工者团体并不会加入抢票。

 

北上广出发集中的问题,更是老生常谈,且不说几大城市年年都是春运发出、春运后到达的主要城市,就算如此这份所谓的报告结论也站不住脚。

 

报告中以近年来我国沿海省份常住人口增加为依据,并指出例如广东2015年新增人口125万的案例,却并不计算125万占过亿广东人口的比例。

 

北上广“一票难求”的问题由来已久,这与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结构息息相关。但客观地说,这种一票难求,也在近几年的建设中正在缓解。

 

还是以数据说话,就以上海为例。随着高铁的加速投入与运营,铁路的运力迅猛增长,从上海开出的火车也越来越多。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春运,上海直属站节前每日开行列车总数,分别为462.5对、492对、512对。今年1月5日调图后,上海铁路局新增开11对客车,图定开行客车总数达898对,其中动车组列车633对,新运行图开行客车对数再创新高。仅对比2017年的运力与2016年的运力,增长即达57%。

 

至于预售期缩短为30天和天气的问题,别忘了,火车票预售期调整为60天,不过是2014年12月铁路总公司推出的新措施,在此之前,火车票预售期经历过30天、15天,甚至7天的历史。不论预售期多少天,热门线路总会在几秒钟内一抢而空,以这一点作为“史上最难”的论据,同样站不住脚。

 


借助消费者恐慌推广产品该被封杀

 

客观地说,由于我国铁路基础建设的规模,还远远未能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,尤其是在春运这种特俗状态下,短短几十天内数十亿人次的流动,更堪称绝无仅有,春运难仍将在一段时间内存在。更进一步说,铁路建设的步伐与配套,也无法以极短时间内爆发式的春运需求为标准而建设,这只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。

 

没人会否认春运难、买票难,但更多人已感受到春运的改变。“你还记得当年火车站蔚为壮观的售票大棚、十几个窗口一字排开,大家为买一张火车票带着小板凳、军大衣,提前两天排队,吃泡面、睡车站买票的场景么?”2000年到上海上学,之后在上海安家落户的四川自贡人杨楠,在上海经历了十多个春运,从绿皮车一直坐到和谐号,50个小时的车坐过,现在最短只需14个小时。在杨楠看来:“这两年让我感觉变化最大的,还是买票方法,从电话到网络,再到如今用手机软件,高科技越来越普及,买票越来越方便。”

 

以上种种,到底哪一年才是“史上最难”?可能谁也无法确定。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缺乏量化数据对比的报告结论,完全站不住脚。

 

再看这家互联网公司的结论,果不其然继续推广自己全新的“抢票神器”,强调自己抢票的独到之处,充满了商业的味道。

 

如今,互联网购票已逐渐成为人们买票的最主要渠道,而这种互联网公司,人为制造事件,搭社会热点的便车宣传,借助消费者的心理恐慌推广自己的商业产品的行为,才是最应该被封杀的。

 


 

题图来源:新华社 图片编辑:项建英 编辑邮箱:liukun0905@sina.com